年收入数万亿美元的六大银行的资产质量是稳定的,但疫情的影响在总体上得到控制。

六大国有银行2019年年报日前悉数出炉。整体而言,2019年六大行净利润稳步提升,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不过,展望今年,各大行仍将面临净息差进一步收窄态势的压力,银行资产质量也将不可避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银六大国有银行的2019年年报最近都已发布。总体而言,2019年六大银行净利润稳步增长,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然而,展望今年,各大银行仍将面临净息差进一步收窄的压力,银银行的资产质量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

从银银行业绩发布会上发布的信号来看,为应对疫情的挑战,各大银行都做了充分的评估和准备,将及时评估情况,及时调整业务策略,在防控风险的同时加大对重点行业、地区和领域的信贷支持。

净息差趋势的业绩压力稳步增长

总体而言,2019年,银六大国有银行净利润稳步增长,净利润总额达到1.12万亿元。与去年相比,国有大银行的规模和座位位置没有变化,工行凭借显著优势稳坐首位,而邮储和银银行以16.48%的增长率“引领”增长。

其中,2019年工行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3122亿元,同比增长4.9%。建行净利润达到2667亿元,同比增长4.74%。农行净利润达到2129.24亿元,同比增长5.08%。中行净利润达到1874亿元,同比增长4.06%。交行净利润达到772.81亿元,同比增长4.96%。邮储银银行净利润达到610.36亿元,同比增长16.48%。

利息收入仍然是大型银银行利润背后的驱动力。值得注意的是,年报数据显示,交行除了受益于资产负债结构的持续改善外,净利率同比增长7个基点。工行, 农行, 中行, 建行和邮储银的净息差分别收窄5至17个基点。

与此同时,大银行普遍认为,未来净息差将呈现全行业范围的下降趋势。一方面,国内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导致LPR利率下降,导致贷款收入水平相应下降;另一方面,银银行减债的效果仍有待观察。

“建行的净息差在2019年下降了5个基点,今年仍将下降,极有可能下降约10个基点。“建行,的许一鸣,首席财务官在银行的业绩会议上坦率地说,2020年将面临巨大的压力,不仅要面对资产回报率的下降,还要控制存款成本。

中行副行长孙煜表示,当前的内外部经济环境确实给银银行的净息差带来了更大压力。与主要同行相比,中行相对更受海外经济金融环境的影响。一是国内利率市场化继续推进,影响人民币资产回报率。第二,美联储重新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对本集团的外币资产回报产生了影响。

银将努力应对来自资产和负债的压力。交行副总裁郭莽表示,交行未来需要降低非生息资产比例,巩固利差改善趋势,重点提高和管理客户综合收益。同时,通过结算和流动来平衡债务量和价格的发展,以应对贷款利率下调对利差的影响。

农行副总裁张克秋表示,农行将从两个方面加强对净息差的管理。一方面,将着眼于服务实体经济,按照央行深化LPR改革的要求,有效完成现有贷款的LPR定价转换。另一方面,努力提高净息差精细化管理水平。努力提高存贷比、个人贷款率和中长期贷款率

除业绩稳步增长外,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也是六大银行2019年业绩的一个共同特征。其中,农行的不良率为1.40%,下降19个基点,跌幅最大。其他五家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下降了2至9个基点。

然而,今年突发疫情对银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已经有所反映。银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银保险业的平均不良率上升了0.05个百分点。几家大银行的官员表示,今年银银行的资产质量将受到疫情的影响已成定局,零售业务的影响更大。预计不良贷款率将上升。然而,在银银行的控制下,资产质量预计总体保持稳定,总体影响有限。

交行副总裁侯维栋表示,从行业角度来看,零售批发、餐饮住宿、交通运输、文化旅游客户直接受到疫情影响,经营管理压力很大。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也受到了相对影响。从区域来看,湖北地区受冲击最大,华东, 华南等地区经济相对发达,农民工比例较大,资产质量也面临压力。从客户角度来看,个人客户、中小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受影响较大,其中信用卡业务受新业务影响最大。

建行, 靳彦民,首席风险官表示,建行已经对疫情的影响进行了压力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对银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基本可控。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影响仍需观察,但我们相信不良贷款率不会大幅上升。“尽管小微企业的贷款逾期率在头两个月有所上升,但当前市场充满流动性,银银行也在增加对小微企业的贷款。3月份逾期率明显下降,预计逾期率将略有上升,但全年保持相对稳定。”靳彦民说。

农行, 张青松,总裁表示,目前农行已使用自己的信息管理系统,对1万亿元左右的贷款逐一进行定量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重点是对受疫情影响的行业、地区和客户进行风险评估和风险监控。同时,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来预防和解决这一问题。“基于个案和个案基础上的定量分析和判断,我们认为疫情对银农业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是暂时和可控的。”张青松强调。

工行,总统谷澍,表示,在疫情的不利影响下,中国经济本身具有足够的弹性,国内市场非常大,货币政策等各种宏观政策仍有空间,可以促进中小企业恢复生产。从银,银行的角度来看,工行风险防控能力近年来不断提高。其财务指标稳定。目前,它有近5000亿元的准备金。它有很强的消化和处置不良贷款的能力。各种有利条件为银银行未来保持资产质量稳定提供了支撑。

增加信贷倾向以支持实际复苏

从六大银行的年报来看,2019年,各大银行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公共贷款方面,信贷持续向制造业、交通基础设施等领域延伸,对京, 津, 冀, 长江经济带、粤港、澳, 大湾区等地区的支持持续增加。

2019年,农行全年新增实际贷款1.27万亿元,加上地方债券等投资,为实体经济提供了约2万亿元的融资。2019年,工行制造业贷款(减少不良处置后)增加了近1200亿元,余额为1.45万亿元,保持市场第一。先进制造业已经成为制造业贷款增长的主要力量。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贷贷款占比分别上升至33%和37%,较年初分别上升2.09和2.01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12月底,中行制造业贷款余额为13079亿元,占全部公共贷款的22.47%。同时,铁路、公路、城市铁路等交通基础设施是中行,信贷的重点,近年来一直保持快速增长,2019年新增投资2000亿元。

交行总部设在上海2019年,交行加强了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长三角一体化的服务,在体制机制和内部资源配置方面做了相应调整。“2019年,交行在长三角地区投入的新信贷资源比例将大幅增加。该地区的信贷增长将占交行的30%以上,利润贡献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资产质量也相对较好。”交行,董事长任德奇,说。

展望2020年,各大银行将进一步加大对上述重点行业和重点地区的投资。同时,他们还将关注“新基础设施”等热点,加强对相关领域的支持。尽管疫情对信贷发放产生了一定影响,但银几家银行已提前准备了相关项目准备金。

交行副总裁吕家进表示,下一步应该是根据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展情况,准确评估形势,及时调整经营策略。“我们提前规划了2020年的资产项目储备,这显然比去年要好。”交行将紧密配合服务国家战略,在医疗保健和民生服务领域布局,积极在5G、高端制造、智能制造和在线消费领域打基础,寻找新的商机。

中行副总统林景臻表示,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信息,到2020年,中国将完成铁路和公路建设投资2.6万亿元。中行将进一步增加对交通基础设施的信贷,特别是积极支持安新区, 京, 津和冀, 粤港、澳和大湾区的一体化以及该国其他主要战略地区和交通枢纽的建设。目前,京高铁、渝昆高铁、京地铁、成都天府机场等165个重点项目已经储备。2020年的新投资将保持近年来的增长水平。他还表示,在制造业信贷方面,中行将重点推进先进制造业和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一方面,将增加对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设备制造和其他先进制造业的贷款。另一方面,加强对传统制造业技术改造和升级的信贷支持,重点支持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等重点领域,促进传统制造业优化升级。同时,进一步加强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优化信贷结构。

工行, 王景武,副总裁表示,在谈到2020年的信贷结构时,工行将增加对新基础设施的融资支持。围绕国家深化应急管理体系、公共卫生体系、国家储备体系等领域改革,提升服务能力,优化产业结构,加快科技进步,提高服务水平

投资资讯

差异化银行网点:大行经常“瘦身”,中小银行在一年内增加6家,大行减少800多家

2020-4-9 11:19:46

投资资讯

国有大银行去年增加了新卡,并减缓了发行速度。下一步将是深化“生态建设”

2020-4-9 12:00: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